生之斑斓

——《东京女子图鉴》有感

架桥喧嚣着蔓延,摩天楼分割天空视线,人群中陌生匆匆眉眼各怀心愿,在一无所知时彼此擦肩。

生之斑斓。这世间公平的紧,每个人生下来都是赤条条无牵挂。这世间却也不公平的紧,有的人生来锦绣堆里卧,有的人生来柴草窠里埋。但世事无常啊,总有人从金字塔高点跌落荒草涧,也有人从堪堪草芥长作古树参天。

既然有这种可能性,那么自然而然就会有很多很多想要打破自己现有生活环境和阶层的人。不管在东京还是哪,都一样。一样有很多很多梦寐以求过上好生活一步登天的姑娘。但好生活之所以是好生活,就是因为很多人都羡慕但并不是每一个羡慕的人都可以得到。

这就像是,想要嫁入王宫的漂亮姑娘多的数不过来,可灰姑娘只有一个。

呐,怀揣梦想的人很多很多。谁不想美梦成真呢?每天都有数不过来的人带着自己的梦想踏上新的奋斗之路,与此同时,每天也有数不过来的人躺在现实的鞋底之下奄奄一息。

齐藤绫想要的是什么?被人称赞时尚,漂亮,可爱。她甚至憎恶自己的出身,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把欲望写在脸上的人,有两种。一种是齐天大圣般的不羁,自己知道自己有能力打他个天翻地覆慨而慷。一种是蚍蜉撼树般的不自量,自己不晓得自己有多大能耐就贸然行事。她并不是没有机会安定在东京,是她自己觉得那样的生活太普通,衬不上她的野心。是了,实力要衬得起野心才是啊。她只看到了这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却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条件够不够得上她心里的乌托邦。

她从头到尾都想万众瞩目,可惜从头到尾她都只是个小人物。所谓小人物的悲哀。

生之斑斓。抬头有多少温柔星光,黑暗中就有多少沉默视线。说到底,美好的生活谁不向往呢?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我们只看到她像只在光滑的镜面上攀爬的蜘蛛,一次次失败,最终跌落回地面,可齐藤绫只是无数想穿上水晶鞋的姑娘们的一个缩影啊。有多少人为了自己心里的向往不惜一切代价向上攀爬,哪怕他们知道这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在他们眼里,我们这些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前行,只敢在深夜里做一做美梦还遮遮掩掩羞于说出口的人,才是虚伪而不敢大大方方承认吧。就像,齐藤绫认为好友愿意做第三者是她自己个人的选择罢了。跟礼义廉耻无关,跟他们的友情无关。

浮生若梦。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你却也不知朝菌与蟪蛄一生如何斑斓。大椿八千岁为春,叹你人世百年大梦一场并无方物,但万万品不来这百年一梦如何坎坷,如何灼灼。

为欢几何。到头来选择千分之一的概率向上攀爬还是老老实实在枝桠结网。都是自顾自的样子,谁也顾不得别人看着好看不好看。毕竟每个人都只有一个一生,没法慷慨赠予不相干的人。

生之斑斓。既异,则斑;既众,则斓。

 

发表评论